少女骑士浣熊

梦话也要等睡着后再说啊
baby.

我今天要是不更新我一个星期不玩塞尔达!!!

结婚吧

戒指都为你们买好了。

【置顶】关注我的朋友请先看这里!

划水摸鱼咕咕怪(拜评论区某人所赐,我现在觉得这个超级适合我。)

不稳定掉落更新

吃/产   燕蛇/毒箫/剑琴/曦孤 其余杂食/产   有就看没有就算。

吃的和产的没有任何直接联系!!!

雷的梗是幼年性行为。不管是真情实感还是强迫 都非常 极度  超级  讨厌。

cp唯一不能逆的是…爆豪胜己一定要是攻!除此之外不存在ky。都能吃,实在不喜欢大不了悄悄吐出来。

请善用屏蔽tag功能。互相关注的太太unfo请单向!!!我不想进小黑屋5555

有时掉落心情,第二天很大可能会删,能看见的不一定是幸运的小天使…!想搭话就评论 不想...

悄悄话大挑战!!

全员,微曦孤剑琴毒箫~

悄悄话大挑战!

简而言之就是由队首的人说出一句任意的话【事先不准约定好】,然后由身后的队员把这句话依次小声传递,队尾的人再大声说出这句话的游戏。

 

【阴】

Part1

 

花雨:“我喜欢吃东西。”

 

淑女:“我喜欢喝酒,而且我会一个人喝酒。”

 

孤剑:“绝情谷同我一样禁酒茹素,向来滴酒不沾,茶才是日常饮品。”

 

流光:“哼,喝茶算什么,敢尝试新事物才是真性情!”

 

分水峨眉刺:“我师兄敢吃屎!!!”

 

 

正在准备的柔队纷纷侧目,毒龙:“我不敢...

【无剑x引梦笛】归期未定

 

 

世人皆说引梦笛有三曲,一曲起死,一曲鼓舞士气,还有一曲最是吹不得,是以自身之命换敌人退兵。

 

无剑有些不耐烦地盯着眼前之人,炎炎夏日逼得人心躁动,这人却只是坐在他面前拿手指拨动茶杯,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。

 

可他有事求人,不得不耐下性子来。他假惺惺地握住桌上的茶杯,低头呷上一口,再慢悠悠地开口:“不知……”

 

“嘘。”对面的人却伸出食指温柔地按在他嘴唇上。“我在听……”

 

大哥你在干嘛?你按住一只躁动的我还在听什么?你放眼望去这茶馆还有谁?老板都被我赶走了你到底在听什么?听风和柳树的对话?这么热的天我...

【燕蛇/毒箫】是糖是糖!童叟无欺的糖!!!

哎呀呀呀呀呀 终于考完了
摸一个下午去考试的时候想到的小片段。

灵蛇打开门见到面前的一群黑衣人是真的被唬了一跳,他默不作声地把门缝关得更小了一点。飞燕和毒龙出任务去了,这会儿可能在非洲的某个大草原盯着一头雄狮,为了它胃里的某酋长仅剩不多的骨头想尽办法。

灵蛇估摸着自己是没法以一人之力战胜如此人数惊人的队伍,况且看他们的站姿,这似乎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【】队。

“有事吗?”灵蛇在门内低声问,是不落痕迹的逐客令。

“请问你是灵蛇尊上吗?有东西要交给你。”门外的黑衣人也同样压着声音。

灵蛇听见这个称呼心下一惊,凉意顺着脊梁慢慢往上爬。

这个称呼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会喊,带着无限的温情脉脉。...

唔???

换了墨骨青莲头像的第一发???前一秒还在会盟群里说我是我们会盟脸最黑的???

???

二技圣火???

喵喵喵???

【毒箫】无从(5)

那天晚上开着灯,大半年来头一次。在灯光下一切都纤毫毕现,床单的褶皱有如山脉起伏,有潮水缓缓漫上来,顺着我身体的纹路,先淹没了耳朵,紧接着是鼻子与眼睛,世界变成一片混沌。唯有触感依旧敏锐。

他的身体好像总是比我热一点,也就比我更像一个代谢正常的恒温动物,抱起来也总是温暖,当然在这种时候也就更是火热。我几乎以为自己触碰拥抱着的是一团火,灼人而不自知的火。

最后他结束一切,套子被他打了个结丢到一边,然后躺下来,从后面啄吻我耳廓,像一只笨拙的熊,费尽心机抢到了最后一块蜂蜜,却怕一口吞掉后悔,只舍得一点点舔着边缘,露出一副开心而餍足的蠢样子。

好像是我作为一块蜂蜜比较吃亏。

三年来我们好像就去过...

随意起个题目。

憋了两天 还是没忍住

对不起啊毒龙龙,没办法在场外吃瓜看戏了。

我一直不主张把负面情绪带到lof来,我也一直想坚守来着。但是没办法啊。

请我的粉丝里,现在还在粉着特曼,还在找着各式各样理由宣称自己可以原谅他的,火速取关吧。

虽然我一直非常非常在意自己的粉丝数,非常非常希望能通过我写出来的东西逗你们开心,让你们觉得我还不错,是值得关注的人。但是,如果你是仍然在弹幕上刷着欢迎回来中的一员…

那么,请取关我吧。

特曼,你看,尽管你这么渣,我还是能坦荡荡地承认我曾经那么那么喜欢你。

为什么你就不能承认自己是个烂到底的渣男呢?

我溺在你的一把好嗓子里。迷失在你的人设里,忘记抬起头仔细看着...

【毒箫】无从(4)

他终于把礼物拆完了,每个都随随便便重新塞进袋子里。我家沙发上却干干净净,连张塑料包装纸都没留下。

收好了后他终于进了浴室,前一阵沉迷游戏的时候他随手在我这放了几件衣服,以备通宵打游戏第二天出门没衣服换,现在刚好派上用场。

我听见他在浴室里小声地哼着歌。顿时觉得生活真是魔幻现实主义,凌晨两点,我的屋子里,一个我连手机号都没有的人,在我的浴室里洗澡,放松到可以哼着歌。

要是这是一本言情小说,前情提要绝对是一夜情后……唔。

他当时用的是iPhone,手机却里只有一个像素版的贪吃蛇,他经常操控那条小蛇去追逐那个方方的小块儿,一玩能玩很久。却从来没想起来把手机号给我。当然反过来说他也没我的。...

©少女骑士浣熊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