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女骑士浣熊

梦话也要等睡着后再说啊
baby.

一个有点不幸的通知。

找到了一首特别适合毒龙唱的歌!!!

《Toxic》

…啊啊啊啊啊想象一下就觉得好苏啊!!!

唔。我最近要考试了…所以可能不会掉落更新了…

但是预告一下,我会大改《无从》 下一次我发文应该就是无从的修改版。

大概问一下

大家还想看这种奇怪的职业搭配还是?第一人称看着会不会有点奇怪呢?

有什么建议
看法
都可以提。

但是我不一定改( ・᷄ ᵌ・᷅ )

麻烦大家给我留言啦!

好热啊

皮肤上滚下来的都是火

哎哟woc

特曼tag下是邪教组织吧…???

可怕可怕社会社会…我再也不手贱去翻了……

【毒箫】无从(5)

那天晚上开着灯,大半年来头一次。在灯光下一切都纤毫毕现,床单的褶皱有如山脉起伏,有潮水缓缓漫上来,顺着我身体的纹路,先淹没了耳朵,紧接着是鼻子与眼睛,世界变成一片混沌。唯有触感依旧敏锐。

他的身体好像总是比我热一点,也就比我更像一个代谢正常的恒温动物,抱起来也总是温暖,当然在这种时候也就更是火热。我几乎以为自己触碰拥抱着的是一团火,灼人而不自知的火。

最后他结束一切,套子被他打了个结丢到一边,然后躺下来,从后面啄吻我耳廓,像一只笨拙的熊,费尽心机抢到了最后一块蜂蜜,却怕一口吞掉后悔,只舍得一点点舔着边缘,露出一副开心而餍足的蠢样子。

好像是我作为一块蜂蜜比较吃亏。

三年来我们好像就去过...

随意起个题目。

憋了两天 还是没忍住

对不起啊毒龙龙,没办法在场外吃瓜看戏了。

我一直不主张把负面情绪带到lof来,我也一直想坚守来着。但是没办法啊。

请我的粉丝里,现在还在粉着特曼,还在找着各式各样理由宣称自己可以原谅他的,火速取关吧。

虽然我一直非常非常在意自己的粉丝数,非常非常希望能通过我写出来的东西逗你们开心,让你们觉得我还不错,是值得关注的人。但是,如果你是仍然在弹幕上刷着欢迎回来中的一员…

那么,请取关我吧。

特曼,你看,尽管你这么渣,我还是能坦荡荡地承认我曾经那么那么喜欢你。

为什么你就不能承认自己是个烂到底的渣男呢?

我溺在你的一把好嗓子里。迷失在你的人设里,忘记抬起头仔细看着...

【毒箫】无从(4)

他终于把礼物拆完了,每个都随随便便重新塞进袋子里。我家沙发上却干干净净,连张塑料包装纸都没留下。

收好了后他终于进了浴室,前一阵沉迷游戏的时候他随手在我这放了几件衣服,以备通宵打游戏第二天出门没衣服换,现在刚好派上用场。

我听见他在浴室里小声地哼着歌。顿时觉得生活真是魔幻现实主义,凌晨两点,我的屋子里,一个我连手机号都没有的人,在我的浴室里洗澡,放松到可以哼着歌。

要是这是一本言情小说,前情提要绝对是一夜情后……唔。

他当时用的是iPhone,手机却里只有一个像素版的贪吃蛇,他经常操控那条小蛇去追逐那个方方的小块儿,一玩能玩很久。却从来没想起来把手机号给我。当然反过来说他也没我的。...

想来想去氪了288!

第二抽!!!

哇感到幸福!!!

【毒箫】无从(3)

后来他被越来越多人喜欢和追捧,来我家借电视打游戏的时间慢慢变少了,有一次很晚在楼下按门铃,我刚沾到软绵绵的被子,就被穷凶极恶的门铃惊得从床上跳了起来,隔壁刚生了一个宝贝儿子,夜里听见点什么动静就能哭上三小时,偏偏这门隔音不好,要是吵醒了人家孩子,人家能上门来跟我拼命。

屏幕里显现出一张被数据拼凑的,模糊的脸。

我给他开了门,也没通过监视器责问他为什么这么晚来找我。

他风风火火地从楼梯跑上来,脚步轻快又兴奋,用了好大劲儿推门,差点没把守在门口的我推一跟头。

“怎么不坐电梯?”

“电梯停在顶楼了,我不想等。”

他拎着一大袋东西,眼神热烈地站在我家门口。低头找他上个月强行购置并托我保存的...

高考加油!!!

说起来我高考的那一年现在回忆起来还是兵荒马乱。

所以加油啦大家~大学生活远远没有高中好玩儿~可能我们高中太可爱啦!!!

而我当时有多少女心呢。

坐在考场里,写到古文阅读,还有时间想想喜欢的人写到哪了,他应该在写最后一道选择题吧,最后一道选择题有个坑不知道他跳过去了没有…

数学就完全没有这种【。】

因为我自己完全写不完…2333333最后拼死写完了还是…!

理综考的一团狗屎。物理选择题就对了半道……

我还能上大学真是奇迹……!!!

【毒箫】无从(2)

摇滚歌手毒龙x推理侦探玉箫

现在回忆起来挺好玩的,认识毒龙的过程不得不说非常具有戏剧性。

那时候他大概玩疯了,疯到牵扯进了杀人案。

尸体发现在离我家不远的小酒吧后门,浑身赤裸,身体上有鞭子抽出的一道道的伤口,手腕上有不显眼的勒伤,应该出自情趣手铐。致命伤是脖子处的环状勒痕——犯人显然用了很大的劲,没给这可怜人留什么逃生的希望。短时间内就勒毙了他。然后把灵魂已然离去的躯壳塞在一只原本装水果的大箱子里,等待时机来临,就把这累赘随意一扔。摆脱了剩下的烦恼。

我正好与当时主办这件事的飞燕警官有些交情,他可不像雷斯垂德那样是个蠢货。正相反,他几乎就是机智灵敏的代名词。

可他们有自己的办事准则和...

©少女骑士浣熊 | Powered by LOFTER